51百度云论坛

本帖最后由 甩聪家 于 2016-9-17 21:53 编辑

此书没完本,作者几个月没上线了....名字我乱打的...本来就没名字...《梦魇海的涟漪》【中世纪风】【克苏鲁风】【贴吧转】【san值会掉】【txt】,51bdy,(PS:恐怖不是太多,但很精彩)
节选
                                                        引子
      十六世纪的罗马城,是一座沉沦在贫困、瘟疫、恐慌中的城市,历任教宗纵有天主荣光的庇佑,但也避不开人间的种种挫折和纠纷,
   也免不了同米兰那样的军事城邦进行一轮又一轮混战,而新近在小亚细亚地带崛起的奥斯曼帝国,更是虎视眈眈,
   两次兵临意大利,一次是从东北方向的陆路,一次是从西南方向的海路,若非狂热信奉天主教的哈布斯堡家族的鼎力支持,
   这座城市会很难避免千年前罗马帝国的前辈们的命运。

     打仗都是需要钱的。哈布斯堡家族得以整合军事资源,为天主教奋战的资金,一大半是来源于从新大陆运来的黄金和白银,
   这些重要的资金,被西班牙大帆船承载着,从新大陆跨越大西洋来到西班牙的港口,往往经历了很多艰难险阻。
   风浪,淡水匮乏,海盗,时常让这些无比重要的财富离开了墨西哥,却没有抵达阿姆斯特丹港, 就这样,帆船上的一些武装护卫就十分重要,
   在这一次次护航和探索当中,一个名叫唐·罗德里格兹的骑士脱颖而出。

     一五六零年五月,他和六船早就定好了用途的白银在阿姆斯特丹港登岸,他接到一封从宗教法庭发来的信件,
   这封信在尼德兰宗教裁判所的办公室里放了一个月,内容是要他择期赶赴罗马,接受新的任命。 
  他拿到信件,自然日夜兼程,赶赴罗马上任,接受宗教法庭的委派。
          ——————故事就是这样开始的。


                             第一章 初涉阴影
      地下室里很黑,空气污浊,臭气熏天,让人窒息。臭味中还有腐烂尸体特有的甜味,执事萨缪尔掏了块手绢,捂住鼻子,同行的罗德里格兹见了,嘴角里掩着笑。他并没有恶意,他已经习惯了肮脏、臭气和尸体,在秘鲁的神庙当中,在尼德兰棱堡下的战壕里,在米兰东部人挤人拥的大方阵当中,他经历的比谁都多。

       “驱逐你。”萨缪尔说着,把圣水洒向四周,
   那一刹那,好像一包炸药扔进了桨手待的舱里,黑暗中立时鬼影重重,哀嚎四起,原来这里面早就锁满了人。

       几十个爪子在抓挠着墙壁,几十副牙齿在格格咬着,几十对白多黑少的眼睛在骨碌碌冒着火,几十个嗓子正在嘶哑地喷吐痛苦。
      
      “都是被附身的人。”萨缪尔说,“他们已经不是他自己了,某种东西附到它们身上,一些神父试着进行驱魔,成功的不多,有好几个人连自己也陷进去了。”
      
       罗德里格兹苦笑起来:“我是个战士,为什么让我看这个?”
      
      “你还什么都没看到呢。”萨缪尔说着,打开火把的遮罩,这时,他看到四周的墙壁上是几十个形销骨立、衣不蔽体的人形,一个个扭动着,嘴角却挂起夸张的笑。
      
      “街市上这样的人有很多。”罗德里格兹道,“在贫民窟里……”
      
      这时,这十几个人齐声叫嚷,好像这是他们用同一个嗓子发音似的,
      嗓音浑厚浓重,不似常人:“海水将会淹没这里,伟大的人将从水中升起,将从天上坠落,你们将生疮、流脓,然后期待死亡,你们的武器生锈,衣服腐烂,你们……”
     
   话音未落,萨缪尔又洒出一些圣水,这时,他们一齐哈哈大笑。

   罗德里格兹用手轻轻拍着细剑的剑柄,“军队般的齐整。”他评论道。

  “你怎么还没明白?这样的人越来越多,”萨缪尔道,“这些人只是今天上午抓到的,在隔壁的牢房里,还关着更多。
  我们相信还有很多人没有被发现。街市上的治安人员都忙着干这个,恐怕下一步要抽调教宗手下的瑞士卫队了。”

  “有你们忙的了。”罗德里格兹道。
  
  “如果只是忙碌,那还好说,”萨缪尔说着,带着骑士穿过抓挠的爪子和乱飞的唾沫,来到牢房的另一侧,那里有一道饱经摧残的木头门,拉着门栓,“里面有一个自由状态下的被附身者,”执事说道,“没给她上铁链不是因为我们的仁慈,而是想看看他能怎么折腾,折腾多久才累,现在,你试  试徒手制住她。”

  罗德里格兹回想想过去在人挤人挨的战场上所作的那点事儿,搓了搓手,点了点头。

  “行还是不行,说话。”

  “开门放手来。”骑士道,他心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就像几年前,他带着几个佣兵闯入奥茨特拉华坎最大的金子塔底部,结果里面全是不干净的东西。从那以后,他们把那建筑称为“死亡金字塔”,整个城市改名叫“死亡大道”。

  萨缪尔站位小心,他打开门的同时,也让门挡住了自己,这一瞬间,一个大猿猴似的影子从门的深处出现,一见西班牙骑士的脸,立刻扑杀而去,罗德里格兹当头一拳,把它打倒在地。

  “就这样?”他转头对着执事笑道,这时,利剑般的爪子朝着他的脖子飞来,西班牙骑士闪身一躲,他看到,那东西不知怎么的,爬到了墙壁上,从侧面攻击,罗德里格兹这次狠狠抓住他的双臂,把他给摁住,这时,那疯子把脖子一伸,差点咬到骑士的鼻尖,罗德里格兹几乎被这吓了一跳,把他扔了出去,那东西的重量比想象中的沉重很多。

  “再试试。”萨缪尔说。

  罗德里格兹大踏步地走上前去,正要对着它的肚子踹上一脚,这时,他发现自己的腿被狠狠抓住,手指甲深深掐进肉里,那怪物正要在他脚趾头上咬一口的时候,骑士一把抽出细剑,捅进它的脖子,拧了拧,拔出来,带出一股子乌黑的血柱。

  尸体疯狂抽搐起来,罗德里格兹踩着他的胸口,把他牢牢地固定在地上,把细剑上的血擦在了他的胳膊上,然后收进剑鞘。

  “你到底还是没做到徒手制服。”萨缪尔拍了拍手,两个穿着粗布外套的斯拉夫奴隶走了进来,用带着手套的手抬走尸体。

  “要是穿全套板甲的话,应该没问题。”罗德里格兹道。

  “然后你的动作会非常笨重,这东西反倒容易得手。”塞缪尔说道,“好了,这次你表现的不错,至少比上一个德意志人要强,他穿着双层的华丽衣服,
  给自己扑的粉比女孩儿脸上的还要多,用的双手巨剑谁都舞不动,天天在酒馆里吹嘘说他在雇佣兵里拿的工资是火枪手的两倍,结果一上去就被咬掉了两根手指头,发了三天高烧后死在了妓院头牌的床上,我都有点羡慕他了。”

  “伤口感染吗?”罗德里格兹问道,他的脑海中联想起英格兰弓箭手在战前,把箭只插进地里,再对着箭撒泡骚尿的场景。

  “法兰西瘟疫(梅毒)。”塞缪尔解释道。

  这种花柳病是刚刚从美洲传播来的,相对于欧洲传到美洲的天花,这也算是一种礼尚往来。

  “看来这人真是值了,”罗德里格兹真心笑起来,“从生到死都在引领时尚潮流。不过两倍工资这件事是真的。他们的巨剑挑起长矛的时候,我用盾牌护着头,从下面……”

  塞缪尔把手一抬,“别说你的回忆,你在欧洲战场上学到的东西,在这里用不到,而你在新大陆学到的东西,才至关重要。”

  两个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出关押着附身者的房间,宗教裁判所在这里的地牢很大,但分成房间和走廊之后,就显得很狭窄。他们从下向上走,有的房间传出被审问的人的惨叫,有的房间关着门,但门缝底下流出黄黄的尿来。他们沿着石阶向上走,时不  时有几个穿着黑衣的修士抱着卷宗或刑具从他们身边经过。
  
  终于,地中海北岸阳光落到两个人的头上。
  
  萨缪尔这才看清罗德里格兹的面貌,他圆脸,相貌只能说一般,脸上有些说不清的嬉笑细小疤痕,鼻子以下被稀疏的络腮胡须覆盖,就像别的美洲探险者一样,对胡须不怎么修剪。
  他穿着黑色斜纹布紧身衣,披着毛皮短披风,尤其是披风,在牢房里弄  得脏兮兮的,暴殄天物。

  塞缪尔说:“将来,我们要对付数十、数百这样的东西,好几次驱魔失败后,红衣主教签署了一份命令,要求对这种人格杀勿论,并且调查一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促成了这次瘟疫般的恶魔大附身,
  然后,阻止它的蔓延。我们需要在面对强大异教之后还能保持坚定信念的人,那样的人还得是说得过去的战士。”

  “你们选择了我,我接受。”罗德里格兹道,他回想起自己在新大陆的经历,他认为,在自己面对了人力无法描述的东西之后,就很难习惯正常的生活了。
  下辈子跟非正常的东西打交道,倒也好。但他同样清楚,做邪魔鬼祟的伴侣不是他的归宿。

[url=链接:http://pan.baidu.com/s/1nuUoqfR 密码:rwvv]
分享至:
| 人收藏
条回复
xiezixing 管理员 突出贡献 天蝎座A 天蝎座B 帅哥勋章 | 发表于 2016-9-18 11:01:40 来自手机
感谢分享
透明的冰蓝 超级赛亚人 | 发表于 2016-9-21 09:25:50
支持一下
15287324717 超级会员 最佳新人 活跃会员 突出贡献 美女勋章 帅哥勋章 | 发表于 2016-9-23 01:16:22
最喜欢看恐怖小说了,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