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简约黑色 雪山 恐怖 城市 白云 伦敦 加州 简约米色 绿野仙踪 星空 龙珠 花卉 晚霞 薰衣草 粉色心情
回复 81

广播台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5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0 天

    [LV.7]常住居民III

    《聊斋艳谭5:婴宁》1996年的第五部[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28 22: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聊斋艳谭5:婴宁
    导 演:何家举
    主要演员:六月 照毅
    上映日期:1996年 《聊斋艳谭5:婴宁》1996年的第五部,51bdy
    婴宁是蒲松龄笔下笑得最美的女性,出自《聊斋志异》卷二《婴宁》篇,天真浪漫,惹人喜爱。在影视作品中也是一个人见人爱的角色。尤其是她的笑,让人久久回味。
    王子服,是莒县罗店人,早年没了父亲。非常聪慧,十四岁就进了学宫。母亲很疼爱他,平常不会让他去郊野游玩。和萧家订了婚,还没嫁就去世了,所以还没有娶得媳妇。正值元宵节,舅舅家的儿子吴生,来邀他一起去游玩。才到村外,舅舅家有仆人来,叫吴生回去了,王生看见游玩的女子就如云集,就乘着兴致独自遨游,有个女郎带着婢女,拿着一枝梅花,生的容颜绝代,笑容可掬。王生不眨眼的看着她,竟然忘记了顾忌。女郎走过去了几步,对婢女说:“这个儿郎眼睛亮闪闪的像个贼。”把花扔在地上,说笑着径自走了。王生捡起花很惆怅的样子,神魂都丢失了,闷闷不乐的于是回来了。到了家里,把花藏在枕头底下,垂着头丧气的睡了,不说话也不吃饭。母亲很担心他,请道士作法反而更加糟糕了,身体极快的消瘦了,医生来看他,又开药也发汗的,王生只是晕晕昏睡。母亲抚摩着他问怎么了,他默默地不回答。
    正好吴生来了,母亲嘱咐他悄悄的问他。吴生到了床前,王生看见他就流泪了。吴生坐在床前安慰解劝他,慢慢的就问他怎么了。王生全部说出了心里话,并请求他帮助谋划。吴生笑着说:“你的心也很痴啊。这个愿望有什么难成呢?我会为你访问一下,走着去野外,一定不是有钱人家,要是她还没订婚,事情就成了,不然的话,拼上许多钱财,想必她家一定答应。只要你痊愈了,这事包在我身上。”王生听见,不知不觉展开容颜。吴生出去告诉了母亲,就开始寻找那女子的住的地方,只是探寻遍了,一点踪迹也没。母亲非常忧虑,想不到办法。然而自从吴生去后,王生容颜立马舒展了,饭也能吃一点了。过了几天,吴生又来了,王生问他谋划的怎么样了。吴生哄他说:“已经找到了,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姑姑的女儿,也就是你的姨妹啊,现在还没嫁出去呢。虽然说内戚之间都会避免结婚,不过老实告诉他们,没有不成的。”王生欢喜溢于言表,问:“住在什么地方?”吴生编造说:“在西南方向的山村里,离这里大约有三十多里。”王生又嘱咐了好几遍,吴生挺身承担着走了。
    王生由此饮食慢慢添加,没几天就恢复了,看一下枕头底下,见花虽然枯了,却还没凋落。拿起来凝想把玩,就像见到了这个人。他怪罪吴生不来,就写信招唤他。吴生借故不肯赴约,王生很愤怒,郁郁不欢的。母亲担忧他又病了,急忙帮他商议婚事,才和他商量,就摇着头说不愿意,只是每天盼着吴生来。吴生一点消息都没有,王生就更加怨恨他了。转念想三十里路也不远,又何必仰仗着别人呢?就怀着梅花,赌气自己去了,而家人并不知道。孤伶伶的一个人走着,没有人可以问路,只是望着南边的山里走去,大约走了三十多里,只见乱山合围,空气映着树木碧绿清爽,静悄悄没有人走过,只有鸟能飞过的路。遥望着山谷里,只见乱花树丛之中,隐约有个小村落。就下山进入村里,看见房子也不多,都是茅屋,但意境很是整齐雅致。想必是人家的园亭,就不敢匆忙进去。回头看见对门。有块很大的石头光滑洁净,于是就坐在上面稍微休息。
    一会儿听见墙里面有女子,长声叫唤“小荣”,那声音娇弱细腻。他正认真听时,一个女郎从东边向西走,拿着一朵杏花,低头正要插上。抬头看见了王生,于是就不再簪花,含笑着拿着花进去了。他细看她,就是元宵节在路上所遇到的女郎,心里突然很欣喜,只是想着没有理由进去,又想要叫姨妈,但是看看又从没来往过,恐怕有差错,门里面也没人可以问讯,坐一下躺一下徘徊不定。从早上到了下午,眼看都要绝望了,连饥渴都忘记了。他不时看见有女子从里面露出半边脸来偷看,好像惊讶他为什么不离开。忽然一个老婆婆扶着拐杖出来了,对王生说:“哪里来的郎君,听说从辰时就来了,都到了现在,想要做什么呢?难道不饿吗?”王生急忙起身向她作揖,回答说:“将要探亲。”婆子耳朵昏聩没听见。他又大声说了。她于是问:“你亲戚姓什么?”王生回答不出来。婆子笑着说:“真奇怪啊。姓名都还不知道,有什么亲戚可以探呢?我看郎君,也是书痴啊。不如且跟我来,吃点粗茶淡饭,家里有短床可以躺,当到明天回去,问清楚了姓名,再来寻访,也不晚啊。”王生正肚子饿了想吃东西,又从此可以慢慢接近丽人,非常欣喜,跟着婆子进去了,看见门里面白石铺砌着道路,夹道种着红花,一片片的掉在台阶上;曲曲折折向西走去,又打开一扇门,豆角棚子和花架充满了庭院。婆子请客人进屋子,里面粉墙光亮的就像镜子,窗外面的海棠花朵,伸进房里面来,被子坐垫几子床榻等,无不洁净光泽。才坐下,就有人从窗外隐隐偷看。婆子叫:“小荣,快去做饭。”外面有个婢女娇声答应。坐下后,王生详细说了家世。婆子说:“你的外祖父,莫非姓吴吗?”他说:“是的。”婆子惊讶的说:“你是我的外甥啊;你母亲,是我妹子。多年来我因为家里贫穷,又没有个儿子,于是就梗塞了音讯。外甥长的这样,我还不认识呢。”王生说:“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找姨妈你呀,匆忙就忘掉了名字。”婆子说:“我姓秦,并没生过儿女,只有个小女儿,也是偏房生的。他母亲改嫁,留给我抚养。也还不迟钝,只是缺少教训,嬉戏不知道愁闷。过一会儿,我让他来拜见。”
    没多久,婢女备好饭,还有刚长成的嫩鸡。婆子劝他吃饭后,婢女来收拾东西。婆子说:“叫宁姑来。”婢女答应去了。过了很久,他听见屋外隐约有笑声。婆子又叫道:“婴宁,你姨兄在这里。”屋外吃吃的笑声不歇。婢女推她进来了,她还捂着口,笑的停不下来。婆子瞪着眼说:“有客人在,还呼呼呵呵,是什么样子?”女子忍着笑站着,王生向他作揖。婆子说:“这是王郎,你姨妈的儿子,一家人还都不认识,被人笑啊。”王生问:“妹子年纪多少啊?”婆子没听明白。王生又说了,女子又笑了,让人不能抬头看着她。婆子对王生说:“我说缺少教诲,这就知道了。年纪都十六岁了,呆傻就像个婴儿。”王生说:“小外甥一岁。”婆子说:“外甥已经十七岁了,莫非是庚午年属马的吗?”王生点头答应。婆子又问:“外甥媳妇是谁?”王生回答说:“还没有。”婆子说:“像外甥的才华相貌,怎么十七岁还没找人呢?婴宁也没有婆家,很适合配你,只可惜我们有内亲的嫌疑。”王生没有话说,眼光注视着婴宁,来不及看着别处。婢女向女子小声说:“眼睛亮闪闪的,贼的样子还没改!”女子又大笑,对婢女说:“看看碧桃开花了没?”立即起身,用袖子捂着口,莲步细碎的出去了。到了门外,笑声才放纵开来。婆子也起身,叫婢女抱了被子,为王生安排休息。说:“外甥来一次不容易,应该留下来三五天,我再慢慢送你回去,要是嫌这里深幽郁闷,房后有个小园子,可以供你排遣一下,也有书可以读。”
    第二天,到了房后,果然有个半亩大的院子,细草铺在地上就像毛毡一样,杨花落在路上,有三间草房,房子周围围满了花木。他穿过花丛散步,听见树头窸窣有声响,仰头一看,见婴宁在上面。她看见王生,狂笑着都要掉下来。王生说:“不要这样,掉下来了。”女子边下边笑,自己都停不下笑声。正将到平地上,失手掉下来了,笑声这才止住了。王生扶起她,暗暗揉捏她的手腕。女子又笑起来了,靠在树上不能走路,过了很久才停下。王生等她笑声停下,于是拿出袖子里的花来给她看。女子接着,说:“都枯了。留着干什么?”王生说:“这是元宵时妹子留下的,我所以留着它。”女子问:“留着什么意思?”王生说:“以示我对你相爱不会忘记啊,从元宵节遇到你,我凝想你都得了病,自己想着会死掉,不想能看见你,希望你怜惜一下我。”女子说:“这也是很小的事,你怎么这么珍惜?等你起行时,园里的花,我会叫老仆人来,折一大捆背去送你。”王生说:“妹子傻了啊?”女子说:“怎么就是傻呢?”王生说:“我并不是爱花,而是爱拿着花的人罢了。”女子说:“这么深的感情,爱何用说呢。”王生说:“我所说的爱,不是亲戚般的喜爱,而是夫妻之间的爱啊。”女子说:“这有什么区别吗?”王生说:“晚上一起睡觉罢了。”女子低头沉思很久,说:“我不习惯和生人睡。”话没说完,婢女悄悄来到,王生惶恐就躲开了。
    过些时,两人在母亲那里见面。母亲问:“到哪里去了?”女子回答说在园中一起说话。婆子说:“饭熟了很久了,有什么说不完的话,唧唧呱呱这样子。”女子说:“大哥想要和我一起睡觉。”话未说完,王生非常窘迫,急忙用眼睛瞪她,于是小声的责怪女子。女子说:“刚才这话不应该说吗?”王生气她傻,没有办法可以醒悟她。才吃完饭,家里人牵了两匹驴子来找王生。
    之前,母亲等很久了王生都没回家,这才疑惑;在村里搜了好几遍,竟没一点踪迹。于是去询问吴生。吴生回忆之前说的话,于是叫他们在西南方向的山村里面去寻找。经过了好几个村子,才到了这里。王生出门来,正好碰见,就进去告诉婆子,并请求带女子一起回去。婆子欢喜说:“我有这个想法,不是一天了,只是病体不能走远路,能够让你带妹子回去,拜见认识姨妈,也很好。”就叫婴宁。婴宁笑着到了。婆子说:“有什么欢喜的,笑的总不停下?要是不笑,就是完美的人了。”于是生气的看着她。又说:“大哥想要和你一起回去,可以就收拾一下。”又给家人酒菜吃,才送他们出来说:“姨妈家田产充足,可以养闲人。到那里且不要回来,稍微学习一下诗书礼仪,也能好好侍奉公婆。就烦请阿姨,为你选一个好的夫婿。”两人于是出发了。到了山坳里回头一看,还能依稀看见婆子靠着门向北望着。到了家,母亲看到美人,惊讶的问是谁。王生回答说姨妈的女儿。母亲说:“之前吴郎跟你说的,是假的。我没有姐姐,哪里来的外甥女?”就问女子,女子说:“我不是母亲生的。父亲姓秦,去世时,我还在襁褓里,不能记得。”母亲是说:“我一个姐姐嫁给秦家,是真的,只是去世已经很久了,哪里能够还在呢?”于是细细向婴宁询问她的面庞、痣迹,都一一符合。又怀疑说:“是了,只是死了很多年了,怎么还在呢?”正疑惑的时候,吴生来了,女子避开进入房间了。吴生询问知道了原故,惆怅很久。忽然说:“这女子是名叫婴宁吗?”王生说是。吴生大叫怪事。他们问他怎么知道的,吴生说:“秦家姑姑去世后,,姑父一个人住,被狐狸缠上了,病得很重死了。狐狸生了个女儿名叫婴宁,包好放在床上,家里人都见到过。姑父死后,狐狸还不时前来。后来家人求了一道天师的符咒贴在墙壁上,狐狸于是带了女儿走了。不会就是这个吧?”大家互相怀疑议论,只听见房间里吃吃的都是婴宁的笑声。母亲说:“这女子也太憨顽了。”吴生请求当面看看她。母亲进入房间,女子仍然大笑着不理她。母亲催促她让她出来,这才极力的忍住笑,又面对着墙壁,过了好些时,才出来。只行了一下礼,就翩然转身进去了,放声大笑起来。满房中的妇女,都不禁也笑起来。吴生请求去婆子那里看看这件事的奇怪之处,也好为王生做媒。寻找到了村子,房子全都没有了,只有山花零落而已。吴生记忆姑姑埋葬的地方好像不远,只是坟堆重重,一点都分辨不出,吃惊的只得叹着气回来了。母亲怀疑她是鬼。就进去告诉她吴生说的话,女子一点都没害怕的意思。又同情她没有家,她也没有悲伤的意思,只是甜甜的憨笑而已。众人都不知道她的意思,母亲让她和小女儿一起睡下休息,天刚刚亮就来向母亲问安,婴宁做的女红,精巧无比。她只是喜欢笑,向她禁止也不停下,不过笑的时候很美丽,虽然痴狂却不损害她的魅力,人人都很欢喜和她在一起。邻家女子和少妇,都争相迎合她。母亲选择吉日为他们俩完婚,只是总害怕她是鬼物,就悄悄从日头下看她,形状影子一点都没什么奇怪之处。到了这一天,就让她打扮做新娘行礼,女子笑得厉害都不能站好,于是就算了。王生因为她比较痴傻,恐怕她泄漏了房里面隐秘的事情,但女子很是秘密,不肯说一句这个。每每遇到母亲忧愁生气的时候,女子来了一笑就好了。奴婢有点小过错,害怕遭到打骂,就求她到母亲那里同母亲说话,有过的婢女去母亲那里自首总是会得到赦免。而婴宁爱花都成了癖好,问遍了亲戚朋友,悄悄典当了金钗,去购买好的种子,过了几个月,台阶茅厕,无不种满了花。
    庭院后有一架木香,本来就靠近西边邻居家里,女子总是攀登上去,摘花来插在头上玩耍。母亲不时遇见,总是呵斥她。女子一直没改。一天,这家的儿子看见了婴宁,失魂落魄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女子不避开反而笑起。这人认为女子的意思是喜欢他,心里更加摇荡了。女子指着墙底下笑着下来了,这人以为她是指约会的地方,就非常欢喜。到了晚上去,女子果然在那里。就靠过去奸淫她,只觉私处就像被锥子刺了一样,痛彻心扉,大叫着跌到了。仔细一看不是女子,而是一根枯木放在墙边,他私处所交接的原来是雨水琳出来的洞啊。他父亲听到声响,急忙跑来问他,他呻吟着不说话;妻子来了,才告诉实话。点火照看洞里,看见里面有只大蝎子,就像个小螃蟹的样子。老头破坏木头把它捉住杀了。把儿子背到家里,半夜就死了。这邻居就状告王生,揭发婴宁是妖怪。县令素来仰慕王生的才华,熟知他是个有好的德行的人,认为这老头诬告,将要打板子责怪他,王生为他乞求赦免,于是县令就放他出来了。母亲对女子说:“像这样子痴傻狂放,早知道太过欢喜了就会埋下忧患。还好县令明察,没有连累家人。假如是糊涂官员,一定会抓妇女到公堂上对质,那我儿子有何颜面见亲戚朋友呢?”女子严肃起来,发誓不再笑。母亲说:“人没有不笑的,但要有时候。”但女子由此竟然不再笑了,即使是故意逗她,最后也没有笑,然而整天也没有忧伤的神情。
    一天晚上,她向王生流着眼泪。王生很奇怪。女子哽咽着说:“之前因为跟着你日子还少,说了恐怕你害怕我怪异。现在我看到婆婆和你,都很爱我没有别的心思,直言告诉你或许没有妨碍吧?我本来是狐狸生的。母亲临走时,把我托给了鬼母,我相跟着十多年了,才有今天。我又没有兄弟,能依靠的只有你了。老母在山里很寂寞,没有人怜惜她而把她和姑父合葬,她在九泉之下总是悲伤悔恨。你要是不吝惜麻烦花费,让她消除这个怨恨,也能让养了女儿的人家不忍心溺死女婴了。”王生答应了她,只是担心坟冢迷失在荒草里,女子说不要担心。即日夫妇两就用车子载着棺材去了。女子在荒烟乱草里面,指示了坟墓在的地方,果然发现了婆子的尸体,皮囊还在。女子抚摩着她悲伤的痛哭。抬回来后,找到秦氏的坟墓将他们合葬了。这天晚上王生梦见婆子来道谢,醒后向婴宁说了。女子说:“我晚上见了她,她嘱咐我不要惊吓到了你罢了。”王生恨不得邀请她留下。女子说:“她是鬼。这里活人多,阳气很盛,怎么能久住呢?”王生问小荣,说:“她也是狐狸,很狡黠的。狐狸母亲留下她来照顾我,每每找来食物给我吃,所以我们很感激她总不能忘记;昨天问了母亲,说已经嫁了。”由此每年到了寒食这天,夫妇俩就到秦氏的坟墓,拜祭打扫不缺礼仪。女子过了一年生了一个儿子,在怀抱里,也不怕生人,看见人就笑,也很有母亲的风度等等。
    异史氏说:“看她甜甜的憨笑,像是一点都没有心肝的样子。而她在墙下面的恶作剧,试问她的狡黠谁能比得上呢!至于凄然眷恋鬼母,不笑反而哭起来,我婴宁大概是隐迹在笑的人里面的啊。我私下听说山里面有种草,叫做‘笑矣乎’,一闻就会笑得停不下来。房里面种了这样的一种草,那么合欢花、忘忧草,都比的没有颜色了。要是解语花,我正嫌她忸捏做态啊!”

    《聊斋艳谭5:婴宁》1996年的第五部,51bdy
    《聊斋艳谭5:婴宁》1996年的第五部,51bdy

    百度云网盘资源
    链接失效,补上,网络所有资源已经封禁,自行下载解压,本资源为压缩包。
    游客,本付费内容需要支付 20云币 才能浏览,花一分钟做任务可获大量云币!支付


    解压密码:51bdy.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4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3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6-3-29 00:38:5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27 23:14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6-3-29 00:55:23 | 显示全部楼层
    O(∩_∩)O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16-4-4 07:31
  • 签到天数: 16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3-29 01: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11 08:53
  • 签到天数: 20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6-3-29 08: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昨天 08:42
  • 签到天数: 268 天

    [LV.8]以坛为家I


    烈雀 Lv:17
    发表于 2016-3-29 10: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666666666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51bdy  |网站地图

    GMT+8, 2016-12-7 05:44 , Processed in 0.206167 second(s), 28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51bdy X3.2

    © 2001-2013 51bdy.com/forum.ph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