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简约黑色 雪山 恐怖 城市 白云 伦敦 加州 简约米色 绿野仙踪 星空 龙珠 花卉 晚霞 薰衣草 粉色心情
12345下一页
回复 28

广播台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6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124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0 20:5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豆瓣评分8-百度云百度网盘资源
    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51bdy
    夜的第三章简介
    导演:安德烈·祖拉斯基
    编剧:安德烈·祖拉斯基/MiroslawZulawski
    主演:MalgorzataBraunek/LeszekTeleszynski/JanNowicki
    类型:剧情/恐怖/战争
    制片国家/地区:波兰
    语言:波兰语
    上映日期:1972-01-04
    片长:105分钟
    又名:Trzeciaczescnocy/TheThirdPartOfTheNight
    IMDb链接:tt0067885

    夜的第三章剧情介绍
    夜的第三章是1972年安德烈·祖拉斯基导演,由MalgorzataBraunek/LeszekTeleszynski/JanNowicki等演员主演,安德烈·祖拉斯基/MiroslawZulawski编剧的波兰剧情片,恐怖片,战争片,又名Trzeciaczescnocy/TheThirdPartOfTheNight,电影使用语言为波兰语,在豆瓣上已经有385人对夜的第三章进行了评分,分数为8,在豆瓣电影数据库中,详细剧情如下:背景设在二战期间波兰的纳粹占领区。几个波兰士兵残忍杀害了一个女人、她儿子和媳妇。丈夫和他的父亲则逃往森林。这个年轻人决定参加抵抗战争,但最初见面时盖世太保就杀死了他的信使,并进行追捕。在逃亡期间,他在一所公寓里替一名怀孕妇女接生。他在伤寒症诊所中心工作。在接种疫苗后,他成为了研究的实验品……祖拉斯基的处女作,却比他今后的作品更加晦涩,可是却透着更加真实的环境背景和故事逻辑,而且没有那些性或性暗示的镜头,所以对这部片子的感觉胜过他的《情欲写真》等成名作品。 故事本身并不是很复杂,但是要看明白并不容易,导演不加任何提示的闪回镜头使我们晕头转向,而且令人暴躁不安的诡异配乐,把这个情绪捧到了一个高潮,特定岁月,由恐惧、 饥饿、.........

    《夜的第三章》电影图片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51bdy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51bdy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51bdy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51bdy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51bdy

    夜的第三章 百度云/百度网盘资源(百度分享链接常被吞,望见谅!若链接失效请点击反馈)
    链接:http://pan.baidu.com/s/1qWjBqA4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1分钟注册会员,完成头像任务即去广告!!


    云友观后短评
    睡过去好几次隐喻你妹啊
    诅拉司祭离魂长镜头下美丽苍白咬啮性的神经男女一袭黑袍上爬满了虱子
    祖拉斯基处女作,也奠定了他此后作品的一贯风格


    《夜的第三章》电影标签
    波兰安德鲁祖拉斯基Andrzej_Zulawski波兰电影AndrzejZulawski1970s安德烈·祖拉斯基1971

    《夜的第三章》豆瓣影评长影评可能有剧透,观看请慎重!)
    导演:安德烈·祖拉斯基
    主演:Malgorzata Braunek,Leszek Teleszynski,Jan Nowicki

    “中世纪是从粗野的原始状态发展而来的,它把古代文明、古代哲学、政治和法律一扫而光,以便一切都从头做起。”——弗里德里希·冯·恩格斯




    夜的第三章,不可知的1/3的劫数。以符咒为祭,以圣火为幡,恍若一次对失落的堡垒复古式的祭怀。那燃烧的维斯瓦湖的瘴气,那喀尔巴阡山麓下暴走的秃鹰,究竟经受着何等的窘困难耐?
    破破破破,那是浮士德的梦呓,还是变奏的安魂曲?我听到骑士们说,那唯是不可错过的梦魇。
    死神们在遥远的山头打磨冰冷的利器,久蚀的锁链发出空寂的绝响,若黑暗中燃起篝火,一道道轧过久已遗忘的理想国。
    那是一场梦魇的开端和结束。


    伯格曼气质

    很难想象这是祖拉斯基的导演处女作,全片充斥着深邃晦涩的哲学思考和呛鼻的宗教气味,更有死亡的阴霾像上帝的遮羞布一般一寸寸扯过天穹。我说,这该是一首黑暗的中世纪史诗,它关乎一切灭顶的预言和臆测。
    看过本片的人大抵都会想到瑞典电影大师伯格曼的《第七封印》,那场死神与骑士的对弈,那队戴着镣铐起舞的暗影,仿佛都在《夜的第三章》中以另一种喑哑而晦暗的方式涌现出来。
    那是灵魂深处的憧憧幽影,伯格曼以“封印”一一揭开来承启收尾,祖拉斯基则以“夜章”一页页翻动来统领呼应。同样地对上帝充满疑虑,同样执迷于对生与死的拷问,祖拉斯基身上的伯格曼气质是震慑人心的。
    《夜的第七章》开篇是一段颇具宗教意味的女声(影片中Michal的妻子)诵词,跟伯格曼阐述七道封印一样,我听到背景中有洪钟鸣撞的声响。那女声念道:
    “第一位天使吹号,就有雹子与火掺着血掉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树的三分之一被烧了,一切的青草也被烧了。
    “第二位天使吹号,就有仿佛被火烧着的大山扔在海中,海的三分之一变成血,海中的活物死了三分之一,船只也坏了三分之一。
    “第三位天使吹号,就有烧着的大星,好像火把从天上落下来,落在江河的三分之一和众水的泉源上,众水的三分之一变为苦艾,因水变苦,就死了许多人。
    “第四位天使吹号,日头的三分之一,月亮的三分之一,星辰的三分之一,都被击打,以致日月星的三分之一黑暗了,白昼的三分之一没有光,黑夜也是这样。”
    我无力摸清那隐晦难懂的“三分之一”,就像当初物理读懂伯格曼的“第七封印”一样,兀自以为,那是宗教领域中至为精密的成分,那是宇宙骨架中一场混沌的仪式。


    谁有罪?

    “上帝啊,是你没有引导我们。上帝啊,是您允许脆弱的人被杀害并制造怨恨。上帝啊,是您允许残酷的繁殖让人类互相残害。上帝啊,是您让最邪恶的势力上台,并交给他们鞭子。残忍的上帝啊,您对我们毫无仁慈之心。”
    这一段歇斯底里的哭号,实在隐匿了太过骇人的悲恸,那是莽莽苍苍的人性的大荒漠和世界的大寂寥。
    荼毒,战争,杀戮,人性“恶”的一面无休止地被得以释放,继而便一次次破毁辛勤营建的文明。记得谁说过,“战争是人心自我繁殖的种子”,就像抹不去的结痂。柏拉图亦曾悲观地预言:“惟有死者方可看到战争结束。”
    种种话语的批驳终究太过微弱,我看到骑士如恶灵般挥鞭抽打女人的头颅,我听见幸存者们在坟墓前凄厉的祷告。我渐渐觉悟到,置若罔闻是一种罪恶,艺术家的罪恶。
    然而,溯其源头,罪恶的制造者与纵容者又是谁呢?祖拉斯基像伯格曼一样把质问抛给了“上帝”,试图与上帝交谈,然而,他们又各自执妄地质疑上帝本身,视其为虚无的存在。这是怎样一种矛盾啊?深知精神索求得不到回馈,却犹然一次次去触碰现实的硬壳,即便“头破血流”,即便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想来,一辈子罹患乡愁的塔可夫斯基何尝不是如此呢?他在《牺牲》中含泪祷告,妄图借上帝之手消除末日的恐惧,却至终客死他乡。我至今都不明白,那荒原上熊熊燃烧的房屋,究竟是破毁的结局还是涅槃的象征?影像与现实如此这般密匝匝缝合到一起,像一场永无止境的梦。
    “上帝啊,现在,我们应该与上帝交谈了。这个国家的灵魂一定要爆发出呐喊声,某种呼吁,某种冲击波。如果这些惨剧毫无意义,或者只能名垂青史,或者只是中世纪的黑暗……毫无意义。如果现在统治我们的王法已经建立的话,那么,绝望的末日即将来临。一想到这个世界曾经美好过,我就感到后怕。”


    “你看到的只是海市蜃楼”

    螺旋楼梯上的枪战,哥特式的黑与红,令我忆起遥远而神秘的“中世纪”暗调。废弃大楼中那撕心叫喊的临产的女人,像一抹神秘的面纱被野兽撕扯。婴孩临盆而出的特写惊世骇俗,唯独凯瑟琳·布雷亚的《罗曼史》可与其媲美。
    而此时此刻,主人公Michal重又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孩子卢卡斯,他恍若突然出现于暗黑之中,喊他“爸爸”。他忧伤地摸索卢卡斯的影子,却一次次抓在空气里,“父亲与儿子本来应该是血浓于水的,然而,他们之间却隔着一堵又一堵的墙。”
    这短短一瞬,牵引出太多的回忆。
    想及影片伊始,主人公Michal的遭遇像一场幻灭般的噩梦:“海伦娜死了,我母亲和卢卡斯也死了,乡下的房子也被烧毁了。”
    这是“中世纪”暗黑的假象,却是战争泯灭人性的残酷图景。那是教堂里的耶稣像所不曾看见的,那是上帝瞳孔中的盲点。上帝看不见的东西都是“不存在”吗?这真是一个诡异的玩笑。
    死去的孩子卢卡斯一次次出现在房子的角落,幻象中,卢卡斯像一道不曾死去的影子,他或而怔怔地望着Michal,或而从摇摆的木马上倏地扭过头来。孩子的灵魂永远都将留恋着这个世界的吗?抑或,只是Michal心中的执念。
    这份执念不只是对卢卡斯的执念,亦是对妻子海伦娜的难以忘怀。
    女人对Michal说,“你的举动真像空穴来风。那两个世界,是不能用一个标准来衡量的。其中一个世界是另一个世界的反射,而你就是那面镜子。”
    话语中的“镜子”意象为阐析海伦娜打开了一道出口。
    女人帮Michal包扎枪伤时,Michal的恍惚就像是蒙上了水汽的镜子。他说,“我妻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可她死了。”通过女人的“假面”,回忆中的妻子在Michal心中得到了还原,女人与海伦娜的相像释缓了Michal心中的疼痛,他或而觉得,这是上帝在弥补自己的过错,他没有让恶灵全盘吞噬掉妻子的影子。
    直到修女说出那句话,才令人恍然回神,修女说,“你看到的只是海市蜃楼。”
    这一“海市蜃楼”之说,开始把现实中怪异的执念引入梦境。我们也越发清楚,Michal的梦魇已无可挽回地步入最黑暗的阶段。


    “只有虱子是最重要的”

    影片中两次提到了“重要”一词,第一次是在战火纷乱的街道上,Michal与父亲行色匆匆;第二次是在诊所中心,一个女护士“危言耸听”。
    ①Michal:“父亲,告诉我,什么更重要?互相牺牲换取的事物还是为了一起分享和保护的事物?”父亲:“保护?什么都保护不了。这个世界已经崩溃,已经被摧毁,已经消失。”
    ②女护士:“只有虱子是最重要的,因为它们能让你活着,你不该伤害或者欺骗它们。它们是你的再生父母,它们体内携带着死神,而你却怠慢你的再生父母,用死亡喂它们。”
    父亲的念想纵然是悲观的,就像当一个人失却了上帝,他唯独能够做的就是随同世界一起毁灭。而女护士的“谣言”却更像是一种畸形的狂想,当“虱子”成为世界中心唯一的求生武器时,那跟死亡又有何异?
    影片中几次出现显微镜下的虱子,都不由地令我想起《梦之安魂曲》中一丝丝放大的瞳孔。虱子们一簇簇团聚在一起,形成一把诡异的枷锁,它们被分装在实验的罐子里,绑缚于你的臂膀上,像经历一种灵魂的相互噬咬。这是一种荒谬的存在吗?抑或只是现实中的执念在作祟?我们从“虱子”这一意象细节,揣度Michal或而经历过不为人知的“酷刑”,这种“酷刑”不仅针对于肉体的牵制,更针对于精神领域的入侵,就像二战中那些不为人知的人体实验。抑或,Michal亦是曾经参与到这一怪诞的“虱子”实验中的人,他在梦中看到了自己的恐惧。
    虽而都是依据寥寥的揣测,但都能寻见“恐惧”的影子,就像史·蒂芬金说的,“恐惧是人类永恒的战栗。”
    与此同时,“虱子”的存在亦是对人类本身生活状态的一种隐喻,这一隐喻里包含了太多质疑的声音。
    “它们要在温室里喂养,在试管里繁殖,它们已经丧失了人通常都会丧失的东西,那就是自我存活的本能。在你和你的孩子之间,它们就像抽取血液的水泵。”


    关于文学的讨论

    折录自Michal们在伤寒症诊所中心参与虱子实验时的一场关乎文学的有趣讨论。

    “昨天,我在一家二手书店里看到了烂书。”
    “是尼采、赛格林,史宾格勒所著?”
    “康拉德呢?”
    “现在看史宾格勒的书太晚了。”
    “现在看书太晚了。”
    “我看过一些好看的百科全书,全是插图。”
    “有人肯买吗?”
    “有人肯的。现在是加强阅读的时候。”
    “你错了,现在的书上写的都是嘲笑。”
    “我不同意。原本并不真实存在的人的命运现在才是最重要的。巴尔扎克临终时他叫一名医生到病榻前;普鲁斯特临终时他担心的是他书中的次要人物,他用指甲涂改写在毯子上的改写部分,在他临终前的一个小时里,那比现实更重要。”
    “但巴尔扎克和普鲁斯特都不是饿死在集中营里,他们也不是街上的丧家犬。”
    “所以你写的书都不能成为大作。”
    “人不该写书,应该照顾孩子。”
    “你的看法真堕落。你还是朗诵一些诗歌吧,你知道如何生活……”

    在我以为,这场讨论揭示出了艺术的困境,在战争这样的大命题面前,文字的力量终究显得太过虚弱。文字需要腾出心去感悟去思考,但战争狂人们连心都没有。


    “回到最初的地方”

    尽管修女的“海市蜃楼”之说触痛了Michal的心,但他还是无可避免地沉沦进这份虚妄的爱情中去。直到儿子卢卡斯的灵魂窥见Michal与女人做爱,空气爆裂开来,影像开始呈现出一种黑色调的希望,恍若另一个孩子即将临世。恰如末日中耀眼的白光。
    Michal扭头看向床底下,看到破开的玻璃底下妻子海伦娜的照片,像一个微型的棺材躺在黑暗之中。
    光隐隐退去,卢卡斯不见了,海伦娜不见了,一切遁入黑暗之中。
    骤醒过来,Michal看到了实验台上的自己,就像《野草莓》中的老教授在梦中看到钟表丢失了指针,看到另一个自己从棺材中滚落出来。
    女护士诧异的尖叫声中,Michal仓皇逃开,他在地下过道里重又看见自己的尸体,掩盖在白色的裹尸布下。继而,到处涌出实验中赤裸的躯体。多么残酷的梦境啊,如白色魔魇般绽开。
    “第五位天使吹号,我就看见一个星从天落到地上,有无底洞的钥匙赐给他,他开了无地坑,便有烟从坑里往上冒,有蝗虫从烟中出来飞到地上。有能力赐给他们,好像地上蝎子的能力一样。并且嘱咐他们说,不可伤害地上的草和各样青物并一切树木,惟独伤害额上没有神印记的人。”海伦娜的诵读声重回Michal的听觉之中,一切只是一场梦吗?却为何依然感到隐隐的不安?真实与虚幻的距离又有多远呢?人性中“喜好战争”的种子或许又在开始萌芽了吧?
    海伦娜:“在那些日子,人要求死,决不得死;愿意死,死却远避他们。”“那四个使者就被释放,他们原是预备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时,要杀人的三分之一。”
    影片在虱群蠕动的恐怖画面中结束,恍若群魔乱舞的世界。
    但毕竟妻子把书念完了。梦醒时分,故事也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PS:折录台词

    ㈠ “天堂里出现了一道奇迹,一个女人身披阳光,脚踏月光,她和哭叫的孩子在一起,难以分娩。然后又出现了另一道奇迹,一只巨龙站在那个女人面前,想吞噬她的孩子。天堂里发生了一场战争,Michal和他的天使们与巨龙搏斗,后来巨龙被赶走了。那个女人长出了翅膀,飞向荒野,并得到了滋养,而我站在沙滩上。”

    ㈡ 修女:“有个天使对我说:过来,我给你见识妓女的审判,她与国王们通奸。所有的男人都醉了,被她通奸的毒酒灌倒了。于是,他把我带到荒野之地。我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一头猩红色的野兽上,上面布满了亵渎者的名字。那个女人穿着紫色的制服,衣服用黄金宝石来镶嵌。她手中握着一只金杯,里边装满了憎恨和通奸的污垢,她脑门上写着一个名字:奥秘。”

    51百度云社区提醒:
    1、本站资源全部来自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2、资源只供电影爱好者学习之用,不能用于商业或者其他用途。
    3、如喜欢《夜的第三章》请支持正版。
    4、若没有百度云地址或者百度网盘链接失效,请跟帖告知,版主会及时更新。
    5、社区运营需要大家共同的帮助,如果您的百度网盘中有好的电影资源,还请前往:网友资源发布区贡献出您的一份力量,发布两三个电影资源贴,在下万分感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1-20 21:3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11-20 21:3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想看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7 天前
  • 签到天数: 139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5-11-20 22: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11111111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5-11-20 23:07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5-11-20 23:07:4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波兰片好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6-2-16 14:02
  • 签到天数: 43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5-11-21 08:36:18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挺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5-11-21 17:12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11-21 17: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夜的第三章(1972波兰)整篇隐喻,神级恐怖片,51bdy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51bdy  |网站地图

    GMT+8, 2016-12-11 15:58 , Processed in 0.167001 second(s), 2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51bdy X3.2

    © 2001-2013 51bdy.com/forum.ph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