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风格

简约黑色 雪山 恐怖 城市 白云 伦敦 加州 简约米色 绿野仙踪 星空 龙珠 花卉 晚霞 薰衣草 粉色心情
回复 104

广播台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昨天 00:15
  • 签到天数: 12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cult恐怖片经典《鬼怪屋》百度云在线观看[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3-12 10:0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恐怖片《鬼怪屋》百度云百度网盘在线观看
    我只能说,cult这件事像是与生俱来的天赋,长在日本人身上……
    cult恐怖片经典《鬼怪屋》百度云在线观看,51bdy
    《鬼怪屋》简介
    导演:大林宣彦
    编剧:桂千穂
    主演:池上季实子/大场久美子/神保美喜/南田洋子/ゴダイゴ/松原爱/佐藤美惠子/宫子昌代/三浦友和
    类型:喜剧/恐怖/奇幻
    制片国家/地区:日本
    语言:日语
    上映日期:1977-07-30
    片长:Japan:88分钟(theatricalversion)
    又名:House/鬼屋/Hausu
    IMDb链接:tt0076162

    《鬼怪屋》剧情介绍
    绰号小尚的女中学生木枯(池上季実子饰)迎来了快乐的暑假,当发现独身8年的父亲(笹沢左保饰)交到新的女朋友(鰐淵晴子饰)时,她拒绝和父亲前往轻井泽旅游,而是和6名同学相约前往香丽姨妈(南田洋子饰)的庄园度假。姨妈年轻时曾和俊朗的青年(三浦友和饰)相恋,但太平洋战争夺去了爱人的生命。从此香丽姨妈孤身一人,毕生等待爱人的归来。小尚她们的造访令孤独的姨妈分外高兴,这群青春活泼的女孩在山中尽情玩耍。然而,姨妈和庄园似乎隐藏着某种可怕的生物,少女们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
    本片荣获1978年蓝丝带最佳新人导演奖。

    《鬼怪屋》电影图片
    cult恐怖片经典《鬼怪屋》百度云在线观看,51bdy
    cult恐怖片经典《鬼怪屋》百度云在线观看,51bdy
    cult恐怖片经典《鬼怪屋》百度云在线观看,51bdy
    cult恐怖片经典《鬼怪屋》百度云在线观看,51bdy
    cult恐怖片经典《鬼怪屋》百度云在线观看,51bdy

    《鬼怪屋》百度云百度网盘在线观看地址(关于回复可见,是因为百度搜索爬虫检索到侵权分享链接就会取消链接,所以设置回复可见也是为了大家,望见谅!若链接失效请版务区回复。)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3H0ool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1分钟注册会员,完成头像任务即去广告!!


    云友观后短评
    我只能说,cult这件事像是与生俱来的天赋,长在日本人身上……
    向来对这种搞怪的电影防御无效。多类型杂糅,搞笑又恐怖,剪辑极有特点,还用了叠和溶这些比较试验的手法。配乐也相当精彩,配乐压过对白,声画偶尔的不对位,以及一些完全不搭尬的配乐。这个算CULT风吧,或说是有些实验味,几个女主都很美啊。喜欢怪咖电影的都不该错过。感谢咪大
    这片真没啥说的,你想要的元素都给整出来了,不是牛逼两个字能形容的。
    看完后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鬼怪屋》电影标签
    惊悚|1970s|我看过的电影|我看过的日语电影|大林宣彦|恐怖|1977|cult|

    《鬼怪屋》豆瓣影评长影评可能有剧透,观看请慎重!)
    第一段:介绍
      大林:日本的电影业,在60年代时失去了观众。在那之前,电影处在时尚前线,模仿电影明星很时兴。可是到了60年代,电视时代到来,人们不再去电影院了。那时,展示年轻人的艺术而不是用来放电影的展览厅也开始出现。一个展览厅开业的时候,请我和我的同事去放映我们的艺术电影。因为我们都没钱拍长片,就拍了一些一两分钟的短片给他们。由于我经常在这种场合放我的短片,我不像有的其他导演那样瞧不上这类工作。于是,广告制片人开始来找上门,问我,你不是经常拍一些一两分钟的短片吗,和我们差不多,要不要给我们也拍拍广告?当时,你要是请主流制片厂,比如东宝和东映的导演、摄影师们去拍广告,他们会觉得受到了侮辱而直接回绝。对他们来说,拍广告毫无意义,因为广告是用来卖东西的,有损艺术家尊严。所以,电影界基本没有人拍广告。我的朋友们也不接广告。可是我却把广告看做和电影一样的艺术形式。那时日本经济正是繁荣期,广告预算非常丰富,而电影的预算却在萎缩,所以银屏上的画面往往都看起来很寒酸。。。但是在广告里,你却可以拍出漂亮的蓝天!也许这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可是能向人们展示美丽的天空从艺术角度说不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吗?
      
      -----------------------------------------------------------------------
      
      第二段:从大白鲨到house
      大林:我爱日本电影——我喜欢小津和黑泽明。我也希望我的第一步日语长片能成为一部杰作。那个时候,我已经写出了一个叫做花筐(hanagatami)的剧本。。。说起来是我和桂千穂一起写的第一部剧本。待拍中。
      差不多同一时候,美国的斯皮尔伯格拍了大白鲨。大概有那么一两个人认为,日本人眼中的“业余”导演,没准也能排出一样好的电影。所以我就被请去为一部电影写剧本了——一部设想中像大白鲨一样好看又卖座的电影。
      我凡是要事都喜欢和孩子商量。成人只能思考他们能够理解的事情,思维总是停留在无聊的成人水平。。。按照成人的思维,既然鲨鱼袭击人的电影卖座,就应该接着拍熊袭击人的电影。。。成人绞尽脑汁也就能想到这儿了。可是孩子却能想出难以解释的东西。他们喜欢奇怪,神秘的东西。电影的力量不在于可解释性,却在于诡异与无法解释之处。
      于是我就去问我当时10岁的女儿,
      “如果爸爸要拍一部日语电影,什么样的故事会比较有趣?” “爸爸别掺和啦,日本电影最无聊了。。。”
      “但要是我来拍,又不能拍成像大白鲨一样的日本电影的话,什么样类型的电影可以和大白鲨同样刺激呢?”那时候我女儿正是初长成的年纪。。。
      
      (画面一转)
      
      大林的女儿:
      头一条说起的就是,从我很小的时候开始,我们家聊天的话题就离不开电影。如果话题是电影的故事和人物,我们就能超越代沟理解彼此。。
      
      
      大林:
      [问她的时候] 她正洗完澡坐在镜子前梳理她的长头发呢,她回答我,“爸爸,如果镜子里的我开始攻击我,一定会很恐怖。”
      我想,嗯,的确诡异又恐怖。蚂蚁,熊呀什么的攻击人一点都不奇怪,但是被镜子里的像攻击,却是只能发生在电影的幻想世界里的事情。这很有意思,就像《爱丽丝漫游奇境》的世界的怪事一样。
      
      
      大林的女儿:
      那时候我们在乡下祖父母家,睡的是蒲团。在东京我有床睡,所以没必要用蒲团。。在乡下,蒲团经常需要拿出去晾晒。蒲团对我这样的孩子很重,我曾试图从衣柜里往出抱蒲团,却几乎被它压倒。这个经历有点恐怖。。。让我觉得是“蒲团怪”在攻击我。所以这个就被用在了电影中蒲团攻击某女孩的一幕里。祖父母家还有一个很大的落地钟,齿轮吱呀作响,整点的时候“梆梆”的报时。对于小时候的我,这也很可怕。。。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我会钟旁溜过去,一眼都不敢看。。。
      
      
      大林:
      她说,“我夏天去爷爷家住的时候,他家没冰箱。为了冰西瓜,爷爷就用绳子把西瓜捆起来放进深井里。再捞上来的时候,看着就像是要咬我的人头!”
      “哈,知道了“,我这么回答她,又问她还有什么主意。
      
      
      大林的女儿:
      那时我正在学钢琴。我每看一部电影,就喜欢回家在琴上弹里面的曲子。我没有谱子,就按记忆中的弹。这是我当时最喜欢的娱乐了。可是我的古典钢琴老师坚持让我使用正确的指法,所以在我高高兴兴的弹听来的曲子的时候,她就会通过拍我的手背来纠正我。我对这个记得特别清楚。有一天,我的指头被卡在了琴键间,开始变得讨厌弹琴了。。。我觉得钢琴仿佛要攻击我。这个印象一直难以消除。还有,因为我的老师总是要纠正我的指法,在我的指甲卡在键盘上的时候,想象中,钢琴仿佛在咬我的指头。。。我无意识中记住了这些想法,后来呢,就成为了电影的灵感。
      
      
      大林:
      人们协力做事的时候,七人的队伍是最理想的。这也是日本的一个悠久传统。黑泽明的《七武士》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战时我们有七人工作队。在美国战机来轰炸的时候,七人队就会去灭火。。。所以我很自然的想到了要使用七个女孩。所以我就写了她们被房子吃掉的故事。
      
      
      桂千穗:
      大林和我说,东宝让他拍一部恐怖片,还说千惠给他出了些点子。他说千惠建议写一个关于会吃女孩的房子的故事。
      我一下想到了英国作家 Walter de la Mare。他写过一个很短的故事,故事里,一个老妇人住在一个屋子里,总是在编织,她的孙女们一个个去访问她。屋子里有个大木箱,就像放衣服的那种。。。最后孙女们都被装进了箱子。她们全都失踪了。
      我觉得大林想的就是这类故事。
      
      大林:
      让屋子毫无缘由的吃掉她们挺可笑的,所以我就加了一点,屋子里有一个死在那儿的老女人的鬼魂作祟。。。她曾在那里等待她那化作无定河边骨的恋人。。。一群战后出生,不知道和平之可贵的小女孩,在暑假去哪个屋子玩。老女人对战争的苦涩之情化为了恶灵,把女孩们都吃了。。。这就是我写下的故事。因为我是广岛人,曾经受过核辐射,所以这很自然就成了主题。我儿时所有的玩伴都因为核爆死了。所以我想写一个以原子弹为主题的童话。
      
      桂千穗:
      我已经做好了见招接招的准备。我马上告诉他,这主意不错。
      
      大林:
      我甚至连主角们的名字都想好了。一个女孩要叫melody;吃得特别多的那个女孩要叫Mac,出自stomach;一个要叫功夫,那会儿正流行。。。我们开始写剧本前就把这些都想好了,所以动笔起来分外容易。我们只需要把这些主意按顺序组织起来。
      
      桂千穗:这是我经历过的最轻松的预会面了。他就跟我说,“你根据这些点子来写就好了。”
      
      大林:
      因为桂和我已经在花筐的剧本上有过密切合作,我们对彼此相当了解。我们一起看了当时所有的重要的恐怖片,我们的同步率已经高到了一个说“记得xx电影里的xx镜头”另一个就能回应的程度。写剧本的过程,又有趣又轻松。
      
      桂千穗:
      我不觉得House是一个恐怖片。恐怖片更悬疑一些。House是一个关于年轻女孩子的幻想片。
      
      大林:
      对于我们,恐怖不是一种电影类型,而是一种人类心理。我们长大那会儿还没有恐怖片的概念呢。我们按照鬼怪幻想片来拍House。为了表现出一个夸张而美丽的幻想世界,而不是现实的日常世界,我们采用了鬼故事的设定。我们觉得,对普通电影过于甜美的音乐,或者看上去太漂亮甚至虚假的画面,在鬼故事的设定下都变得可以接受了。这就是我们这代人心中的恐怖电影。
      
      桂千穗:
      我一开始就写好了剧本,交给了大林,就这样。然后,直到电影完成,都没我的事了。我只是怀疑这电影真的能拍出来吗。。。
      
      大林:
      我从来没想过能拍出来。这就是我给它一个英文标题House的原因。那时候,给日本电影起洋名字是一种禁忌。我大概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吧。可是我想,为什么不行呢?
      [拿出剧本,指着封面]你能在第一版剧本的封面上就看到House的英文。没有哪个日本导演能给自己的电影这么起名。
      那时候因为制片厂资源有限,拍片策划总是要花几个月。给House批钱开绿灯却只用了三个小时。制片厂的头说,我相信你,大林!你太厉害了,整个一斯皮尔伯格! 我们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同意拍摄了,因为这是个非常出色又有原创性的故事!我问,是不是我们立刻就可以开拍了?他却说,很不幸,不行。我们的导演没一个愿意拍。。。他们都想拍电影,在等着轮到他们的机会,可当我给他们看House的提纲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说,拍这么一部傻帽的电影会毁掉他们的职业生涯。。。
      没有导演,就拍不成呀。我问,"我当导演行不行?"他说,"不行,你不是东宝的员工,不能拍。“ 我又问,“可是东宝不是已经板上钉钉的同意了么?我能对外公布么?” 他说,”行。我们就说我们拍不成。“
      所以我制作了新的名片。[指着剧本的封面,即House的海报说] 这个也是我设计的。日本电影海报没有长这个样子的。所有的人都说房子伸出大舌头的图看着巨傻。我把这图印在了我的名片上,递出去的时候便说,”东宝要拍House"。
      
      
      ------------------------------------------------------------------
      第三段:多媒体攻势
      大林:十年前,我的短片《Emotion》曾在六成日本大学、展览厅放映过,反响热烈。年轻时候看过Emotion的人,十年后30多岁时不少在杂志社,唱片公司,百货商店,还有其他各种地方工作。他们说,"啊,同一个大林导演,要拍House了啊!我们帮他吧"。尽管东宝当时仍然不情愿,一家百货公司发起了House时装表演,请了七个模特。House的漫画登在了流行的少年漫画和少女漫画杂志上。小说化也有。一家唱片公司提前做好了原声碟。House还被制作成了广播剧。在摄制完成前的两年之中,House出现在了各种各样的媒体上。在这期间人们对电影的期望值越积越高。当时我收集了十大本文件。每天,在各种各样的报刊上,你都能看到关于东宝新片House的报道。人人都很期待看到它。House的广播剧是在晚上黄金时段播出的,吸引了大批听众,引起了广泛讨论。
      
      桂千穗:大林使出了一切办法不屈不饶的宣传House,去给东宝施压。到最后,东宝再也没办法了。这事能成,绝对是因为大林的energy。。。嗯这就够了
      
      --------------------------------------------------------------------
      第四段:House之声
      大林:给House作曲的小林亜星和我差不多年纪。他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广告作曲,但从来没给电影写过曲子。我们广告界的人,对电影都非常热爱,都想为电影工作。他曾和我说,"什么时候你拍电影的话,让我来写音乐吧。" 这话他跟我说了10年了。所以在我要拍House的时候,我告诉他,"我想你来作曲。"
      可人们拍摄处女作的时候,心中不是总有他们的“梦想电影”吗。小林希望他的处女作是一部严肃片,一部继承了日本电影传统的文艺片。他想第一次为这么一部电影谱曲。为花筐工作他很开心,可是他像其他人一样,取笑House。。。
      他是个胖人,说,“我要在你的电影里表演角色,但是让我为这么一个电影谱曲是不行了。” 我说,“等等,对这样一部电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美丽的音乐。这类鬼怪幻想片中的杰作,无一例外都有非常美丽的音乐。它们和哥特小说类似,所以也需要哥特式的优雅”。于是他同意了,并且为电影写了里面的钢琴曲。但是他说,“我太老了,你应该找个更年轻的人来作曲。” 当时有个不太知名的乐队叫Godiego,ミッキー?吉野是其中的钢琴手。小林说,“我想让Godiego加入。可不可以让他们用我写的主题谱曲呢?”我同意了。
      但是制作在两年内都没有开始。在这期间,Godiego想法层出不穷,所以我们决定提前推出原声碟。在电影上映前一年原声发布了。小林写了那首"131, 737..."听着有点古典味,表现了鬼怪幻想片幻想性的一面。不过这个主题被Godiego的年轻人们重新编排了。因为原声是提前推出的,我们就在广播剧,百货店里播放。开始拍摄后,我们在摄影棚里天天放。
      七个女演员都是新人。我只使用我在拍广告和indie片中认识的演员。演オシャレ(女猪)的女孩是个职业演员,但她入行也不久。当我试图用语言指导她们表演的时候,她们表演的十分业余,就像学校剧社那种。。。但是当我播放原声,音乐突然从大调和弦转成小调和弦的时候,女孩们欢快的脚步在和弦转换的一瞬间变得忧郁起来了。她们是年轻一代,对她们来说从和弦,旋律和节奏中表现情感比用语言容易。所以,我决定用音乐,而不是语言,来指导她们的表演。这就是我从她们身上发掘表演潜力的方法。影评人因此看不上她们的表演,但是年轻观众却觉得这些女孩像跳舞一样走路很有趣。为了达到这种效果,尽管当时我年近40,每天还是和她们拉着手在片场跳来跳去。。。于是作为导演我也被取笑了。。。
      因为音乐的缘故,我和女孩子们处得很好。
      
      ------------------------------------------------------------------------
      第五段:演员
      
      大林:
      东宝说他们没法选角。因为只有一些Fanta,Melody这样的昵称。。。他们放弃了。
      幸运的是,在House获批后,中间有两年的等待期。能有两年的准备时间是十分奢侈的。给我两年我能拍200多个广告的。在广告女孩中,我找到了一个非常适合Melody的。后来又找到了适合sweet的。。。其他角色也这么定的。在那两年中,我告诉这些女孩,当我最终开拍House的时候,会让你们出演这些角色。这些女演员中唯一一个职业演员是池上季実子(女猪主演)。关于南田洋子(姨妈),她当时已经离开了大映,去了日活。她是日本影坛最好的女演员之一,但为她这样水准的女演员拍摄的电影很少。她当时拍电视剧,为剧院演出,因为她找不到好的片子。日本电影业和美国不同,一旦一个女演员演出了妈妈级的角色,就很难再去演年轻女孩了。这里面的年龄限制是很严格的,女演员只能出演和她的真实年龄年纪相近的角色。在美国电影里,你能看到老演员演年轻人,年轻演员演老人,但在日本电影里却见不到。南田那时候还年轻。“角色是个欧巴桑,你愿意演吗?” 她告诉我,“愿意。但是演了欧巴桑之后,我再也演不回年轻人了。不是件小事啊。” 她接这个角色真的很需要勇气。这份勇气对演女猪的池上季実子影响很大。一场戏里她需要裸露上身。这是她的第一次,她当时还非常年轻。她非常犹豫。南田和她说,“做一个女演员,意味着肉体和灵魂的双重赤裸。因为你看不见灵魂,所以这意味着亮出你的身体。你只是用戏服遮掩身体罢了。当你赤裸的时候,你才是一个真正的女演员。这里,让我示范给你。“ 南田脱了衣服,于是季実子也那样做了。南田在剧本里没有裸露场面,不过我说,”你的胸部非常美丽,我们也拍拍你的裸体好了“。于是就拍了。我们成为了一生的朋友。去年(2009)她去世了。
      
      总的说来,这是一部我和我的朋友共同拍摄的电影。
      
      
      大林的女儿:
      我出演了擦鞋的小女孩。美术指导出演了我的老板,也是个擦鞋的。。。他是我爸爸所有电影摄制的左右手。
      
      大林:
      尾崎 紀世彦(演体育老师的演员)那时候是我骑马认识的骑友。他作为乡村歌手在日本很出名,所以我就是请我的朋友们来参与我的电影。
      
      ---------------------------------------------------------------------
      第六段:不走常规
      大林:
      House在东宝的地盘上拍摄当时多少有些见不得人。当时各大片场的摄影棚只能由他们的长雇员工使用,所以外人使用东宝的巨大摄影棚拍电影——东宝自己还用不起——是件大事。不过这也不是那么突然。之前四年我一直在用那个摄影棚拍广告,所以已经和工作人员很熟了。我不在乎我是不是被取笑。我想拍一部和任何之前的日本电影都不同的电影。所以我很注意拍摄的方式。”应该这么拍么?不行,黑泽明用过类似的拍法。。。不行,小津好像这么干过。如果黑泽明或者小津会来看,哪个角度会最冒犯他们呢?啊!知道了,就这么拍~“。我拍House时候就是这样想的。
      在日本我们没有正式的”摄影指导“。摄影师阪本善尚曾经和我一起拍过广告。他入行的时候只有19岁。我带着他去了东宝,他的工作比较像”正统的“摄影指导,灯光也是他负责的。摄影指导负责灯光,把操作摄影机的事情交给摄影师。
      在日本的系统中,比如说非常日本的木村大作那,摄影师头绑头带坚持操作摄像机。。。但是坂本不一样。他并不太在意摄影机的操作,却想控制灯光。但是灯光部门和摄像部门都不合作。。。所以,作为导演,我就得总用”那边的,别从高处掉下来了“或者”让我们你用下你的灯来烤鱼饼。如果你能掌握好烧的不太厉害,应该是很不错的午饭“之类的傻傻的简单对话来协调。
      一次我眼镜上的螺丝掉了,镜片松了,我找不到可以替换的螺丝,所以那天后来我一直戴着只有一个镜片的墨镜。。。之后我们在工作人员房间集合,喝酒庆祝开机首日顺利,灯光部门的八个人却没去。灯光部门在摄制组中举足轻重,好比船上的舵手。我以为我疏远了他们,日后可能造成紧张气氛。两个小时之后,所有灯光部门的人出现了。我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开始了,因为你们迟了。。。“ 他们其中一个却掀开卫生纸,问道,“这个是你的么?” 那就是我丢掉的螺丝。[擦眼泪] 我问他们是怎么在乱七八糟的台上找到那小小的螺丝的。其中一个先前被我叫过名字的灯光师说,东宝的导演以前从未叫过他的名字。。。他非常感动,所以决定一定要找到螺丝,即使那要耗费一整个晚上。。。后来高级灯光师决定帮他,所以他最后找到了那个螺丝。在这之后,拍摄非常顺利。
      
      大林的女儿:
      他们布了很多景。去片场访问非常好玩,比任何游乐园都好玩~对我来说太神奇了。摄影棚的门可大了,比我大30倍。你开门的时候,就能看到老女人的屋子和一片草地的布景。那后面是墙的布景,背景里的夕阳美极了。像仙境一样。不过最让人惊奇的是,所有的剧组成员,尽管都是成人了,看上去都像孩子一样在玩。
      
      大林:
      摄制过程,根据剧组成员的描述,非常激动人心也非常有趣。所有的人总是充满了欢笑,这很罕见。我也以各种方式参与其中。导演之余,我每天都穿不同的外套去片场,人们就会说,导演穿的衣服最有趣最时髦。电影是关于不谙世事的少女的,所有的事对她们都很有趣,她们也总是在那笑。我喜欢和她们一起唱歌,弹钢琴,或者给她们出小quiz。我们还经常在片场赛跑。剧组生活太有趣了,以至于资深工作人员都觉得他们是因为热爱电影才在那里的。尽管拍电影已经成了他们的工作,拍电影其实还是一种玩的方式,我们从中取得了很多乐趣。
      
      --------------------------------------------------------------------
      第七段:特效
      大林:当时,日本电影和美国电影基本都只有现实主义。所有的东西都是按现实表现的。但是我们想表达的却是电影化的现实,一种伪造出来的现实。东宝的特效部门曾经负责过《哥斯拉》这样的电影,所以很有实力,不过我们没有用他们的特效导演。我和摄影师监制了特效,因为我们想让特效一看就是假的。我不想让观众看现实主义的东西,而想让他们体会到创造这一切的过程中融入的热情,辛苦,创新与能量。我相信观众能够欣赏明显的组合镜头,或者倒挂起来的女演员。。。除非你能给观众留下这一类的印象,我不觉得一个电影会有任何影响力。
      
      桂千穗:
      如果是一个传统的日本导演,肯定会说,“我拍不了”。但是大林却高高兴兴地着手去拍我的剧本了。在他的广告里,他用到过各种各样的幻想画面,所以这是他的长项。
      
      大林:这全都是技术上的实验。我的方法是,把实验变成艺术表达。我通过实验学习新的技巧,比如通过结合绘制的背景和实际布景拍摄组合画面。这个技巧被用来创造那座诡异的house。通过结合新老技巧,你就会弄出有意思的东西来。从这个角度说,这部电影充满了技术上的实验。这也是第一部融入了电视影像的日本电影。
      当时我在想如何拍一个女孩被溶解的那个水下场景。我让人把赤裸的她用绳子吊起来,然后打开房顶,把多桶蓝色颜料倒到她的身体上,造成蓝屏的效果。当蓝色的液体覆盖了她的身体后,那些蓝色的部分看上去消失了,她的身体就会看上去像是溶解在水里了。
      当时我们没有高清显示器,就用一台525线的老电视。我们像这样每天都在实验,最后的结果如何,成了一个谜。哪怕非常有经验的片场技术人员都没谱,所以这也使摄制工作一直很有趣。所以我们的不同之处在于,应该用技巧去为电影服务,而不是为了特效本身。这种态度源于一种创造精神。这也是我不使用情节图版来计划电影,而是去弄清应该如何拍摄各个场景,使用何种技巧的原因。
      我的剧本copy中一张画也没有。我可以在我的脑海中想象,如果我要拍镜子里的人影又把镜子弄碎,就可以用破掉的镜片做出组合画面。为那个布景我想出了一些新技术巧。尽管我有了一些想法,在我从屏幕上看到结果前还是不确定拍出来会是什么样子。有时候结果和我想的不一样,但是那些意想不到的结果往往会超越我的想象,带来更有趣的画面。
      通过技术创造文化,需要你能欣赏不同寻常又意想不到的结果,然后说,“这真有趣!”那就是我想要的特效。那就是特效对我的意义。我想做出小孩子会做出的特效。这就是我的方法。
      
      -----------------------------------------------------------------------
      第八段:孩子 Vs 评论家
      大林:
      在这份剧本中,剧组人员留下了各种各样的留言。现在读起来很有意思。你可能回想他们写了一些关于电影出来如何如何好的话。。。但是大多数顶尖的东宝工作人员都写了一些像“下次请拍一部能让人记住的杰作吧”,或者“我得到了乐趣,但是这电影是毫无意义的垃圾”。大多数留言都是如此:带有希望,但也很诚实。一个成为我好友并且直到去世前一直和我合作的美术指导,发了一封很能代表这种态度的电报,给当时人正在美国的东宝导演Tom小谷,“很不幸,House火了。孩子们非常喜欢这个电影。” 他对我非常尽责,在布景上非常努力,作为剧组人员对片子表示出了最大程度的喜爱。但即使他也觉得,House的成功意味着日本电影的终结。小众,只对影迷有吸引力,低票房——这就是电影界的人想让House成为的。但是很不幸它火了。
      
      桂千穗:电影上映后,我遇到了制片人山田顺彦。他很气愤地和我说,“东宝发行部的领导说,'看上去这电影火了啊。但是我不想让这类的电影火。' 他当面和我说的,我差点疯了。" 我现在还记得山田的话。我们为东宝拍了这么一部原创又有趣的电影,可后来那领导却和制作人说不想让这片子成功。太粗鲁了。他应该高兴才对的。
      
      
      大林的女儿:
      电影刚上映的时候,我和我的朋友们一样都还在上小学。他们说,”你爸爸拍了一部奇怪的电影。一部终于能让我们看的电影。“ 他们非常兴奋。但是他们的家长却说,”我不想让我的孩子看这样的电影。“他们都这样说。小孩和家长的反应大相径庭。这些反应非常有意思。当时,影评人很受尊重也很有权威,他们看上去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部电影。它超越了他们的理解。这是一部电影,还是仅仅是多个广告的串联?他们的反应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奇怪。
      
      
      大林:
      影评看上去很恶毒。大多数都谴责它:”这货不是电影。“ 它甚至没有收到多少评论。我记得评论经常也就十行,或者更少。少有的一两页的评论把它批评的体无完肤。桂对日本顶级影评人山根贞男的反应感到很生气。 ”他把片子扔到垃圾桶里,称其为废物。“
      我一点都不觉得惊奇。我预料到了它会激起那些反应。
      
      大林的女儿:
      这种事情在新电影类型诞生的时候总会发生的。有的东西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让一些人抓耳挠腮。。。这就是新电影类型诞生的标志。所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反应很有意思。
      
      大林:
      可是我相信它代表了电影艺术的真谛——我想向已经停止观看日本电影的年轻人传达的东西。我豁了出去,用我对电影之爱的信仰拍摄了这部电影。我很自豪的是,House是经典定义下一部真正的作者电影。这是我在片头放上”A movie“的原因——提示这才是电影的本质。这部电影赢得了年轻人的喜爱。电影院前排起了长队,清一色都是15岁以下的孩子,前所未有。现在这些孩子也成为了影评人或者导演。不少现在的年轻导演和影评人写道是House让他们走上了电影之路。我相信这些人看House的时候大概是15岁左右。
      
      桂千穗:
      电影旬报上有一个当代青年日本导演喜欢的top10电影的专题。在其中一些导演的排行榜上House排第一。所以尽管我的同龄人以及更年长的人不能理解这部电影,年青一代却发现它非常合胃口。
      
      大林:
      我觉得有的老影评人在House上看到了一些能让人想起电影艺术传统的魔力与迷人之处的经典品质。尽管House看上去有些暴力,我觉得他们感到了它的一些可爱之处。他们是最先支持我的电影的人。这些和我父亲一辈的影评人,从転校生,さびしんぼう开始热情的称赞我的电影,就像我女儿一代一样。
      
      大林的女儿:
      他的电影几乎从未获过奖,但对于真正买票花时间看电影的观众,我觉得他的电影会留在他们的心中。所以这算是人民选择奖——在我看是对他的电影的最高的奖励——而非成就奖。他就是这样的导演。。。我很自豪

    51百度云社区提醒:
    1、本站资源全部来自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
    2、资源只供电影爱好者学习之用,不能用于商业或者其他用途。
    3、如喜欢《鬼怪屋》请支持正版。
    4、若没有百度网盘地址或者网盘链接失效,请跟帖告知,版主会及时更新。
    5、小技巧:在百度网盘分享链接中下载电影,速度高于迅雷链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2-10 06:57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5-3-18 23: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bc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4-25 08:18:0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7-5 13:13
  • 签到天数: 1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5-6-6 09: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233333333333333333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8-2 21:01
  • 签到天数: 3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5-7-28 23:56: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看肿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4-29 17:39
  • 签到天数: 29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15-8-16 10:5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没看过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51bdy  |网站地图

    GMT+8, 2016-12-10 01:37 , Processed in 0.119382 second(s), 25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51bdy X3.2

    © 2001-2013 51bdy.com/forum.php

    返回顶部